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美食

【90号茶室】东北欠了三笔账——欠民营,欠改革,欠市场

2019-08-14 00:04:03  来源:大河网   阅读:2

    【90号茶室】东北欠了三笔账——欠民营,欠改革,欠市场

    来源:和讯网

    国资委商业科技中心研究员罗天昊新近做了一个研究,考察一个地方的自我发展能力,以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,来衡量区域经济的发展质量。


    当研究目光指向东北三省时,得出了并不意外的结果。过去这些年,东北的发展质量并不高,区域自我发展的能力偏弱。在过去10年间,中国各个地方依靠加大投资来“稳增长”,这一指标显示:内生发展能力,与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成反比关系。这个数据越大,表明经济增长对投资的依赖越强。


    罗天昊解释说,在经济增速相同的情况下,那些消耗投资少的地方,发展更有质量,更具备自我造血功能。“不靠投资就可发展的很好,才是真英雄。”罗天昊说,部分靠投资砸出来的经济增长率,实质上是一种虚假的发展,这样反而助长了“跑部钱进”和大项目崇拜。对于地方官员来说,给央企拜码头求大投资,在拉动经济增长数字上更有效果。但是,越是集中力量上大项目,往往越不注重营商环境的改善,这一点,东北较为典型。


    欠民营



    2013年,黑龙江省的 GDP增速7.7%,这个速度与同年度内中国的GDP速度保持相同。但其内生增长能力77.3%,这个数据表明,黑龙江省依靠固定资产投资维持的经济增长的程度,还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
    除了辽宁省,黑龙江和吉林两省的数据表明,第三产业比重和民营经济占比都小于全国的平均值,而且其内生增长能力,也高于全国的数据,这说明在这两个省份,经济增长更多依赖于固定资产投资,而不是自身的发展。只有辽宁省,固定资产投资占比小于全国,民营经济较为发达。即便如此,辽宁省第三产业的发展,也仍然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。


    为什么会这样?要知道,在中国的东北地区,是最早建立起完备工业体系的地区。按理说,这样的经济体,是具有强大的内生发展能力的。但从2013年,这个中国经济已经减速慢行的年份来看,东北地区尤其是黑龙江和吉林两省,固定资产投资仍然是主要拉动力。


    由此反观过去十年间东北的经济增长,虽然也保持了稳步增长的态势。但整体的发展却是投资拉动的。这其中也包括政策性输血。过去数十年,振兴东北的政策红利,往往演化为一个又一个大项目,这些大项目有力带动了经济增长,但这些大项目却很少能带动当地第三产业繁荣,或带来配套产业的集群式发展。


    在非公经济不发达,社会资源多数在央企和国企掌控之下。东北的整个社会结构都是板结的。在黑龙江和吉林,创业的氛围仍然薄弱。在大庆油田、龙煤集团等大中型国企,老职工们早早为下一代人谋划好了工作岗位,他们通过各种途径,进入到吃“公家饭”的单位,保持一份稳定的收入。


    与此对应的是,这些年东北的人口一直呈现出流出状态。实际上,整个东北地区,都存在劳动人口老龄化问题,相比于全国的平均水平,愿意留在东北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


    整个社会似乎处于暮气沉沉的氛围之中。实际上,在东北,年轻的毕业生们,更倾向于到华北、华东甚至是华南地区去工作。在罗天昊看来,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问题,因为人最具有创造力的年龄段,是20岁到35岁之间,而在东北地区,这个年龄段的劳动人口比例很低。


    欠改革



    资源型城市在东北三省分布很广,煤城、油城、林城以及钢城,都陷入了经济滑坡,动力减弱的趋势明显。


    以典型的资源型城市鸡西来分析,鸡西的经济频率,与龙煤集团鸡西矿务局的兴衰是共振的。这种痕迹从计划经济时代延续至今,矿务局的职工发了工资,鸡西的零售业和服务业,都会迎来一个消费的小高潮。而当矿务局的职工常年欠发工资,鸡西便陷入了经济的冰霜期。


    鸡西经济的盛衰,与煤炭市场的涨跌呈现相同的周期。2012年之前,鸡西市地方财政收入逐年攀升,在2012年完成54.3亿元,达到历史顶峰。接下来的2013年,这个数据变成了33.4亿元,下降22.72%。在2014年,仍是下滑。


    诸多独立的工矿区,就像是东北长期历史欠账的代表,横亘在那里。这些独立的工矿区,是一个独立的经济单元,观察这些工矿区发现,那里都存在着严重的沉陷区治理和棚户区改造压力,整个城市面貌陈旧,社会生活缺乏活力。一笔笔单项的扶持资金,就像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,很难解决系统性的萧条。


    鸡西市建设局的一位官员,向记者倒出了这样的苦水,方方面面的资金很多,但剥茧抽丝的分下来,只能单独解决某一方面的问题,而且多是应急性的,长期来看,改变不了大局面。诸如,老工业基地改造,涉及厂矿的搬迁、设备更新,是用老工业基金在做。棚户区改造,是用棚户区改造的专项资金在做,采煤沉陷区治理,则是采煤沉陷区专项治理资金。但对于一个独立工矿区来说,陷入困境的则是整个城市系统。


    在这个系统内,一旦主营的煤矿出现了问题,附属于这个系统的各个环节都会失血。例如教育和医疗。实际上,这些独立工矿区形成的城镇,也想着将企业办社会职能独立出去,早日轻装上阵。但现实是,“先有矿井,后有城镇”的发展历程,让这些机构很难真正独立,因为一旦剥离,这些机构立即就无法运转。这不能不说,是计划经济体制给东北造成的欠账,这种历史欠账,更多的是体制欠账。


    本世纪之初,当煤炭市场熬过了低谷,进入了十年的黄金期。可是鸡西并没有脱胎换骨的变化,煤炭带来了财富,反而助长了这个计划体制的老国企加速膨胀,在黑龙江,龙煤集团的经营好坏,与鸡西、鹤岗、双鸭山和七台河四个煤城的兴衰紧紧绑缚在一起。当作为外部市场的华东和华南不再需求煤炭时,煤城们便陷入困境。


    以此推论,是否意味着煤城只能期待下一个经济周期的复苏,才能摆脱困局?


    实际上,以东北三省这个相对独立的经济单元来看,作为最主要工业品的煤炭、原油,钢铁和木材,在东北大地,也存在广阔的消费市场,只要这个市场有足够的活力,即使在外部经济趋缓的状况下,原材料工业也同样有前景。


    从历史来看,东北的很多体制性弊病,要用猛药治理才可以。所以,在新一轮体制改革的背景下,东北三省,应该成为革除计划经济体制弊端,重新建立市场经济体系的改革重地。不论是对于国有企业,还是简政放权,都应该完全放手,给予充分的自主权,大胆突破创新,才能为东北赢得机遇。


    欠市场



    东北作为中国的北大仓,在粮食生产上举足轻重,是承载中国粮食安全的重要区域。但东北的粮仓地位,对经济的贡献率却很小。


    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认为,东北的粮食,无论是大豆,还是大米和玉米,都是在国家的调控之下,政策性非常强,而正是因为如此,作为大宗商品的粮食,在国际市场上,往往处于被动局面。


    黑龙江生产的大豆并非没人买,自2008年以来,农户生产的大豆销售不畅,需要国家花费财政资金收购,仅2008、2009年,国储就在东北三省收储725万吨大豆,超过当年大豆产量的一半,之后几年,国储都是市场大豆收购主体。


    东北生产的大豆大部分卖给了以中粮为代表的国储企业,成了国家储备粮。自2010年12月3日至2012年4月底,国家共举行34次临储移库大豆竞拍,累计计划拍卖销售1030万吨大豆,而实际成交仅13.6万吨,成交率为1.3%。


    而另一方面,国外的转基因大豆却大量进口,从1996年的111万吨,一直增加到2011年的5264万吨,增加47倍多。


    于是,在中国的大豆市场上,出现了奇怪的局面。在大豆主产区东北,大豆多数卖给了国家。真正在市场流通,或在南方和沿海的油脂加工厂使用的原料大豆,却来自于进口,直接对接着国际市场。


    于是,东北的大豆,成了典型的政策豆,与真正的消费市场相距千里。在这个全球的大豆生产、加工和消费体系中,难觅国产大豆的身影。与大豆相类似的,还有玉米和大米,黑龙江作为全国粮食产量、商品量大省,存在“产强销弱”的局面,距离市场的距离很远。


    黑龙江省政府科技经济顾问委员会主任陈永昌认为,黑龙江,甚至是东北三省,面临的共同问题就是缺乏市场,各类专业批发市场,各种实体的、虚拟的市场都很缺乏。正是因为缺乏市场,所以东北的产品没有知名品牌,而东北人也缺乏品牌意识,非常好的产品只卖了原料价。


    欠缺民营经济、欠缺体制改革,也欠缺市场机制,概括为一句话便是,东北大地还缺乏市场经济的基因,这是改革开放以来,为全国提供原材料、提供廉价工业品、提供人力资源的东北,所默默承受的历史欠账。


    -THE END-


    【90号茶室】东北欠了三笔账——欠民营,欠改革,欠市场


    欢迎订阅 购买丛书(2015.4.22第791期)

    1??深度阅读,欢迎购买90号系列丛书(6本) 18906171289

    2??主编面对面,讲演/交流/咨询/推广 13951515155

    3??内容来自网络,版权属原作者

    4??↓↓↓阅读原文 更多干货。。。


    相关阅读:
    零件加工 https://www.djwjsj.com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