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网络

猪头漪和猪头伊的故事

2019-08-14 00:39:27  来源:大河网   阅读:2

    id="">I

    我是猪头漪,一个生活在新世纪的高中生。如果我的思想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的话,我应该是厦门大学2003级的学生。

    大家一定都觉得奇怪,猪头漪为什么会给自己取一个这么难听的代号。可是正是因为 这个代号,让猪头漪感受到自己和猪头伊的友情坚固。

    猪头漪和猪头伊的相识,给人一种注定的感觉。分班的时候,猪头漪一念之差,差点滚到理科班;后来来到了文科班,心里又顿觉不爽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班里有一个和自己同名的女生。

    “faint~这样岂不是破坏了我另类的感觉?!”猪头漪当时是这么对自己说的,不过没过多久她就主动收回了这句话。

    II

    注册的那天,班主任给同学编排座位。班主任是个叫东东的女教师。猪头漪喜欢她, 不仅因为东东在儿子已经5岁的情况下,还能保持平坦的小腹;更因为东东流利的英语口语。

    队伍从矮到高的排列,猪头漪站在倒数第3的位子上。前面是猪头伊,后面是一个和猪头漪有过解的女生。

    班上的女生是奇数,这意味着将有一个女生会自己坐。

    “那多可怜呀。”猪头漪想。——对于爱热闹的猪头漪来说,这无疑是件很可怖的事情。

    于是当东东走到猪头伊面前时,猪头漪很主动的往前跨了一步,拉着猪头伊走到一个靠窗的坐位。

    “嗨,做我的同桌好吗?”猪头漪很大方的说——猪头漪向来很满意自己先斩后奏的作风。虽然猪头漪知道这么一来自己另类的风格就完全被打乱了。

    ……

    在遇见猪头伊以前,猪头漪不喜欢别人叫自己猪头;可是却喜欢这样叫别人~ 理所应当的,猪头伊就有了这种“福气”。于是有了后来“猪头漪”和“猪头伊”出现。

    和猪头伊一起的日子,猪头漪过得很开心,这是猪头漪没有料到的。

    猪头漪喜欢玩星座。书上却说射手座的猪头漪和天蝎座的猪头伊速配只有24%,猪头漪很丧气,却对猪头伊说:

    “呵呵,书上讲的是男女生的速配,朋友之间的速配是用1减哟~。”

    猪头漪变笨了,居然说了那么猪头的谎话。可是猪头伊更笨,居然睁着大大的眼睛冲着猪头漪点头说:

    “我也是这么想的!~”

    faint!~~“哈哈哈哈”猪头漪毫不顾及形象的仰天长笑。

    ……

    III

    猪头漪其实太幼稚,可是却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幼稚。猪头漪的幼稚有时候会让自己 显得很阿Q。

    猪头伊比猪头漪小了快一年。猪头伊也说猪头漪太幼稚:

    “猪头漪的幼稚,是因为追求唯美……”

    猪头漪追求唯美的爱情,要求永恒;猪头漪追求唯美的生活,要求充实;猪头漪还追求唯美的友情,要求永远快乐……

    可是猪头漪的唯美都是无法达到的。

    猪头漪和猪头伊吵架了,战火是平静的拉开的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猪头伊把猪头漪送的

    生日礼物——一本书,在班上传阅。猪头漪默默的看着自己用心挑选的书在人们的手里揉搓,眼睛里的液体渐渐满溢了…

    猪头伊很不和时宜的走过来,看到了别人手里的书,没有解释什么。或许在猪头伊看来这是无须解释什么的吧,可是猪头漪却把这件事看得很严重。甩手嚷了一句然后走了。

    记不清后来发生什么,只是模糊地记得最后猪头伊略带哭腔的一句:

    “你以为只有你才会哭吗?”

    往下的一天,猪头漪都没有和猪头伊搭话。

    周三的下午是口语课,学校的口语老师是个外籍教师。她上的课有时很可笑,就比如这节课,是教大家做圣诞节的贺卡……可是事实上,离圣诞节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。

    不过还是得感谢这节课的。在下课的时候猪头漪收到了猪头伊送给自己的贺卡。贺卡其实是简陋的,因为它长得像贺卡就暂且这么叫吧。用科测验纸做的贺卡。“封面”是一棵圣诞树——猪头伊自己用兰色的圆珠笔画的,很傻、很可爱。

    里面是一首猪头姗自己写的“诗”:

    “猪头伊的缺点很多。

    猪头伊让猪头漪失望了。

    完美是所有人的极限,只能无限接近。

    只是猪头伊离的比较远。

    An=1/n+1 {1/2,1/3,1/4……}

    我是1/2,离0最远。

    猪头伊是天蝎座

    猪头漪是射手座

    也许是天蝎射手的本质

    让我们身上都带了刺

    只能保持一点距离,才不会伤害对方。

    我们是朋友,也是不错的朋友。

    有一天刺褪的时候,

    我们会是最最要好的朋友。

    留一点距离来微笑,

    等待距离消失。”

    ……

    IV

    “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,我不知到该怎么办……”猪头漪可怜兮兮的望着刚刚远行回来的猪头伊。

    “笨蛋猪头漪,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呀。”猪头伊很铁不成钢。

    “我已经学会了呀。只是……只是你不在的时候会很无聊啊。”猪头漪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    ……

    坐在劳技课的教室里,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。——刚刚掀起窗帘,把窗子打开。猪头漪怕冷的,于是又想把前面的一扇窗也打开;耳边却响起了猪头伊的声音:

    “不要开,那扇窗是破的!”

    揭开窗帘——它的确是破的。

    猪头漪坐在原先的位子上,拼命地想让自己忽略左边那快空荡荡的座位;于是猪头漪又开始了自己的无聊幼稚的游戏——打手影。

    影子落在对面的桌子上——还是一只“狼”,孤独的狼;猪头漪发觉自己还是无法忽略空旷的感觉,因为狼喜欢吃的猪头伊没了……

    东东在上第一节英语课的时候,在7:50跑回办公室说给猪头伊打电话——原来猪头伊还没动身。

    下课的时候,猪头漪凑上去问东东:

    “猪头伊会赶回来考试吗?”

    东东不甩。可能她没听到猪头漪小声的问话,亦或许她不屑回答。在东东眼中,猪头漪不过是个燥舌的女生罢了,是猪头漪自讨无趣。

    早操的时候猪头漪是一个人的,默默地下楼梯,静静地上楼。不想做些什么动作,不想说些什么。因为没有猪头伊;也不想找个人同行,因为他不是猪头伊。猪头伊在猪头漪的眼中是完美且无人可取代的对吗?

    对呀。所以没有猪头伊的时候,猪头漪就是一个人的。在猪头漪看来,除了猪头伊以外,没有人懂得她的手语,没有人听得懂她的语言;人们只会笑,只会欣赏猪头漪的幽默而不会去注意其他。——太肤浅了

    猪头漪不听课了,开始写信。写完了,读一读,然后哭了……

    本学期最后一节劳技课。猪头漪一个人守望着孤独的阳光。

    猪头漪在想猪头伊,猪头伊右脚的鞋带有没有松掉呢?

    是猪头漪想太多了,猪头伊在车上,鞋带无缘无故怎么会松掉呢?

    那就希望风能送去猪头漪对猪头伊的思念。

    So,猪头伊,请别把车窗关上。


    相关阅读:
    密汐皙迪 https://www.51banxiaobao.com/
分享: